首頁>理財>

文章

一季度銀行理財產品市場系統性風險大幅上行 機構風險水平仍可能上升

文 / leiyuan 來源: 和訊名家 2020-05-26 17:03:00

  2020年1季度,我國銀行理財產品市場系統性風險指數總體呈現大幅上升的態勢。分指數看,與2019年4季度末相比,資金投向方風險指數、資金來源方指數和銀行理財機構風險指數均大幅上升。

  具體來看,1季度,資金投向方方面,衍生品、債券市場風險出現較大幅度上升,綜合影響資金投向方風險大幅上行。資金來源方風險受投資者信心大幅下降影響,總體大幅走高。而銀行理財機構風險指數受到理財產品投資期限縮短和同業理財占比回升影響,大幅拉升后于季末震蕩上行。

  展望2020年2季度,雖然目前疫情管控已顯成效,復工復產全面推行,經濟情況總體有所好轉,但前景仍不容樂觀。首先,國內資本市場短期震蕩波動,預計資金投向方的風險水平在未來短時期內仍將會震蕩抬升;其次,疫情影響下投資者信心指數大幅下挫,短期內難以出現大幅回升,綜合影響資金來源方風險指數上行;此外,疫情對銀行理財機構會帶來一定負面影響,銀行理財機構風險水平仍可能上升。總體來看,預計2020年2季度銀行理財產品市場系統性風險將呈現震蕩抬升走勢。

  ▼

  銀行理財產品市場系統性風險監測簡報(2020年1季度)

  發布機構:普益標準詮資管研究中心

  研究員:魏驥遙 康箐蕓 陳飛旭 王偉黃迅 梁鑫垚 劉毅 王晨宇

  1、銀行理財產品市場系統性風險指數

  銀行理財產品市場系統性風險指數由資金投向方風險指數、銀行理財機構風險指數、資金來源方風險指數三類指數加權而成[1],結果如圖1所示。


  打開APP 閱讀最新報道2020年1季度,我國銀行理財市場系統性風險指數大幅上升,風險指數整體較2019年4季度出現大幅反彈走高態勢,各分指數走勢情況如下圖2。


  從資金投向方看,2020年1季度,除宏觀經濟風險、股票市場風險出現震蕩外,其他三類資產風險水平大幅上升,綜合使得資金投向方風險指數大幅上升。

  從銀行理財機構看,2020年1季度,雖然銀行機構期限錯配、資產負債網絡關聯度較2019年4季度有所好轉,同時資產同質性表現維持不變,但是,在信息不透明度顯著增強、剛性兌付的利差及非凈值產品規模占比維持在高位的影響下,銀行理財機構系統性風險指數呈現先揚后抑的走勢。整體風險指數較2019年4季度大幅上升,但在1季度末銀行理財機構風險到達拐點,趨于震蕩。

  從資金來源方看,2020年1季度,理財產品市場集中申購行為逐漸增加,贖回行為逐漸減少,投資者羊群效應有所增加,與此同時,隨著1季度前期疫情的發酵,投資者信心指數有所下降,資金來源方風險水平出現較大上升。

  2、資金投向方風險指數

  資金投向方風險指數根據債券市場、股票市場、宏觀經濟和衍生品市場四個維度情況,采用AHP方法賦權構建。



  注:主坐標軸(左側縱坐標)對應股票市場、衍生品市場、房地產市場的風險指數值,次坐標軸(右側縱坐標)對應債券市場、宏觀經濟的風險指數值。

  2020年1季度,資金投向方風險指數呈現大幅上升走勢。從指數各月走勢來看:1月,股票市場、衍生品市場、債券市場和宏觀經濟風險指數均有所上升,致使當月資金投向方風險指數顯著上升;2月,宏觀經濟、股票市場風險指數出現較大回落,債券市場、衍生品市場風險指數持續走高,綜合使得資金投向方風險指數平緩上行;3月,宏觀經濟風險指數走勢趨于平穩,債券市場風險指數有小幅回落,但股票市場風險指數有所上揚,衍生品市場風險指數依然大幅上升,綜合使得資金投向方風險指數繼續走高。整體來看,資金投向方整體風險較2019年4季度大幅上升。主要原因包括:

  (1)債券市場風險指數走高后震蕩。2020年1季度,作為銀行理財主要投資對象的債券,其價格波動率整體出現大幅上升,信用利差出現震蕩,共同推動債券市場總體風險水平上升。具體而言,1月,信用債總凈價漲跌幅波動率存在明顯上升,信用利差出現小幅上升,共同拉高債券市場風險水平;2月,債券市場風險水平持續走高;3月信用債總凈價漲跌幅波動率和信用利差的下降,共同令債券市場風險水平出現下行趨勢。信用利差先增后降,表明疫情期間投資者對于低風險債券的青睞度有所上升,信用風險有所上升;由于在1季度末疫情逐漸得到控制,同時疫情對沖政策逐漸開始發力,信用風險有所下降,表明投資者對于低風險債券的青睞度有所下降。

  (2)股票市場風險指數走高后震蕩。2020年1月,股票市場受市場對疫情的恐慌情緒蔓延和對宏觀經濟增速預期不樂觀等因素影響呈現小幅震蕩走勢,隨后,股票市場風險指數總體呈現小幅回升。2-3月,受疫情影響,股票市場在初期的暴跌后恢復震蕩,市場交易熱情不高,換手率較低,資金及時退出市場的可能性偏低,投向股票市場的理財資金所面臨的流動性風險提高。總體來看今年1季度以來股票市場風險持續震蕩。

  (3)宏觀經濟風險指數小幅上行后趨于震蕩。2020年1季度GDP同比增速為-6.8%,增速大大低于2019年末預期。受疫情影響,三大產業均受到了較大幅度的沖擊,其中受影響最大的是第二產業,第三產業由于信息服務業和金融業的逆勢上漲反而整體受影響較小;同時,受積極的財政、穩健寬松的貨幣政策影響,銀行貸款意愿增強,同業拆借利率下行,流動性適度充裕,銀行流動性風險降低;此外,疫情對沖政策發力后,信貸成本趨于下行,企業存款快速反彈,在信貸供給增加和企業融資需求回升的推動下3月末廣義貨幣同比增長10.10%,社會融資規模增量擴大。整體來看,受財政、貨幣政策支持及疫情逐漸好轉影響,宏觀經濟風險在1季度呈現小幅下行。

  (4)衍生品市場持續大幅走高。2020年1季度受疫情影響,市場避險情緒、恐慌情緒上升,導致衍生品市場波動率有明顯上升,衍生品市場風險大幅上行。但由于衍生品在銀行理財資金投向中的占比較低,其變化對資金投向方整體風險水平的影響較小。

  綜上所述,2020年1季度在債券市場、股票市場、衍生品市場、宏觀經濟風險的主要影響下,資金投向方風險呈現大幅上升趨勢。

  3、銀行理財機構風險指數

  銀行理財機構風險指數主要根據剛性兌付、期限錯配、信息透明度、資產同質性和資產負債網絡五個維度賦權構建。

  2020年1季度銀行理財機構風險指數大幅上揚。各月指數走勢方面,1月指數大幅走高,而2月銀行機構風險指數走勢趨于平緩,略微下降,但隨后指數在3月有小幅反彈。整體來看,雖然1季度銀行理財機構風險指數較2019年末大幅上升,但是2月和3月指數走勢在小幅回落后趨于震蕩,機構整體風險仍然可控。具體來看:

  注:主坐標軸(左側縱坐標)對應剛性兌付-利差、剛性兌付-非凈值規模占比、資產同質性、資產負債網絡和期限錯配值,次坐標軸(右側縱坐標)對應信息不透明值。

  (1)銀行剛性兌付行為有所加重[3]。1季度,在影響銀行剛性兌付行為的預期收益型產品收益差和預期收益型產品規模占比兩個指標中,預期收益型產品收益差趨于平緩,這反映出銀行對于部分到期的非保本預期收益型產品,以產品預期收益(實際運行收益略低于產品預期收益)兌付給投資者,存在一定的非保本預期收益型產品的剛性兌付行為;與此同時,銀行預期收益型產品規模占比在1月上揚,但在2月有所下降,3月復又上升,即凈值型產品規模占比在1季度中持續震蕩,但總體有所下滑。這反映出1季度受到疫情影響,銀行理財產品市場遭受較大沖擊,投資者受恐慌情緒影響,對于凈值型產品的收益波動存在一定程度的擔憂,傾向于投資預期收益型產品來對沖風險,實現資產保值增值。具體而言,凈值型產品的申購量大幅下降,預期收益型產品的申購量有所上升;凈值型產品的贖回量趨于平穩,預期收益型產品贖回量有所下降。普益標準統計數據顯示,2020年1季度,市場存續凈值型理財產品16720款。2020年1季度末,從凈值轉型程度指數表現來看,全國凈值轉型程度指數為12.66點,環比上升0.43點,較去年同期上升7.99點,凈值化轉型發展速度較去年末有顯著提升[4]。從市場發展情況來看,新冠疫情對存量資產的處置帶來負面影響,或拖慢銀行理財凈值化轉型的進度,2 月初監管層表態對于過渡期內難以完成存量資管業務處置的,允許適當延長過渡期,從而減輕了銀行的轉型壓力,轉型速度適度放緩。當前,各類銀行機構理財產品凈值化轉型仍在有序推進。整體來看,在銀行預期收益型產品收益差平緩以及凈值產品規模占比下降的影響下,銀行剛兌行為有所加重,提高了系統性風險發生概率。

  (2)理財產品平均投資期限有所下降,期限錯配現象有所增加。從1季度數據來看,銀行理財產品平均投資期限由2019年4季度的132天下降至128天。各季度平均投資期限分別為:2019年2季度的138天,2019年3季度的148天,2019年4季度132天,2020年1季度的128天,1季度銀行理財產品平均投資期限較去年4季度出現回落。我們分析認為,受疫情影響,銀行在發行理財產品時更加傾向于發行較短期限的產品,以此來減少不確定性影響。另外,在預期收益型產品占比更高的情況下,長期限預期收益型產品數量的減少,一定程度上影響了理財產品的投資期限。另一方面,疫情對于銀行凈值化轉型造成了一定阻礙,隨著2020年底資管新規過渡期截止日期的逼近,監管部門已明確表態將評估對過渡期進行延長的可能性,適當緩解銀行的轉型壓力。整體來看,短期內由于疫情影響銀行的轉型速度放緩。不過,從當季度數據來看,理財產品投資期限縮短使得銀行產品端與資產端的期限差距拉長,增加了因期限錯配帶來的流動性風險和道德風險,進而提升了系統性風險的發生概率。

  (3)信息透明程度表現較差。2020年1季度,銀行信息披露質量整體較低,信息披露得分逐月降低,信息披露平均得分由2019年4季度末的10.06分下降至2020年1季度的9.02分。1季度,在對銀行預期收益型產品發行、到期、運行三個方面信息質量,以及對銀行凈值型產品凈值披露質量和頻率的考察后發現,各類銀行在對這兩類產品信息披露質量方面均有一定程度的降低。具體來看,全國性銀行理財產品信息披露質量表現良好,但仍有一定提升空間:在預期收益型產品運行方面,有半數銀行表現優異,在凈值型產品發行和運行信息方面,超過半數的銀行表現優異,而在凈值信息披露達標率上,僅有少數銀行達標,凈值型產品的信披工作仍需更加完善。相比較全國性銀行,城市商業銀行產品數量相對較少,信披管理難度相對較低,信披質量相對較好,不過,城商行凈值發行信息僅部分銀行達標,在凈值披露達標率上僅少數銀行達標。整體看,城商行信息披露規范性平均分為8.02,較全國性銀行相差1.07 分,在凈值產品的發行、運行信息和凈值數據披露上仍需進一步增強。此外,農村金融機構產品信息披露規范性兩極分化明顯,整體信息披露得分為6.40,排名前十的銀行信披平均分為10.55,差異均為明顯。此外,多數農村金融機構信息披露的渠道相對混雜,投資者不能方便、快捷的獲得所需要的信息,其信息披露規范性急需強化。總的來說,受疫情影響,1季度各類銀行信息披露質量的惡化使得信息不透明程度提高,進而拉升投資者羊群效應可能引發的擠兌行為,增加系統性風險爆發的可能性。

  (4)資產同質性指數出現反轉,顯著上行。1季度數據表明,銀行理財產品投資于債券及貨幣市場工具、非標準化債權類資產和現金及銀行存款資產的規模占理財產品總規模的比重季度平均值為59.53%,較2019年4季度上升2.08%。從各月占比來看,1月銀行機構資產同質性占比較2019年12月出現顯著回升,在2月和3月,資產同質性占比也有顯著上升。與此同時,聯系上文對預期收益型產品規模占比的描述我們也注意到,凈值型產品占比較低的1月和3月,對應的也是銀行機構資產同質性占比上升幅度較低的月份。可見1季度在疫情沖擊下,受到恐慌情緒的影響,市場對于實現資產的保值增值需求顯著增加,銀行發行了更多預期收益型產品,從而導致1季度整體資產同質性占比指數持續走高。

  (5)資產負債網絡關聯強度在大幅下行后復又拉升。2020年1季度,銀行同業產品規模占理財產品總規模的季度平均比重由2019年4季度的1.09%降至0.52%。具體來看,2020年1月,同業理財產品規模占銀行理財產品的規模較2019年12月大幅下降,并在后續小幅下挫后于3月同業理財產品規模占比重新拉升至較高水平。分析來看,2020年1月由于元旦、春節等假期影響,銀行同業業務受到一定程度的壓縮,同業理財總發行量大幅下降;2、3月份,為對沖疫情造成的惡劣影響,央行運用多種貨幣政策工具呵護流動性,資金利率價格下行,銀行發行同業理財的成本下行;同時,由于中小銀行負債端壓力較大,有通過同業業務獲取資金的訴求;此外,監管層面提出研究延長資管新規過渡期技術上的可行性,也影響了機構同業理財發行量上升。整體較去年同期來看,在監管的約束下,銀行通過同業業務進行監管套利的行為逐步得到遏制。不過,由于1季度為支持實體產業對抗疫情影響,政策的大幅度放寬引起了銀行同業業務規模占比的提升,一定程度上加強了銀行間資產負債網絡的關聯強度,增加了銀行同業間風險的傳染。

  整體來看,1季度影響銀行理財機構風險指數的五類指標中,銀行機構剛性兌付有所加重,凈值型產品占比有所下降,信息不透明度、資產同質性指數持續走高,同時在理財產品投資期限縮短和資產負債網絡關聯度先抑后揚的影響下,銀行理財機構系統性風險指數在初期呈現大幅上揚的走勢,但在1季度中旬指數出現震蕩走勢,銀行機構風險處于階段性高位,需要引起重視。

  4、資金來源方風險指數

  資金來源方風險指數主要根據投資者的羊群行為和投資者信心兩個維度賦權構建。

  2020年1季度,資金來源方風險指數大幅上升,風險水平較2019年4季度末大幅升高。從指數各月走勢來看,資金來源方指數2020年1月較2019年12月有小幅回落,2月大幅上升,3月保持上升趨勢,但較之2月稍顯平緩。整體來看,1季度末資金來源方指數值較2019年4季度末上升117.12點,表明資金來源方風險顯著升高。從影響1季度資金來源方指數走勢的投資者行為和投資者信心情況來看:

  (1)從投資者行為來看,2020年1月、3月羊群效應較明顯。1季度,理財產品整體仍處于凈申購狀態,且總申購有所放大,但是呈現小幅震蕩態勢,并未出現明顯的投資者集中贖回的現象,但投資者羊群效應在申購方面較為明顯,因而有理財資金大范圍進入理財市場,進而增加市場波動風險的情況。具體來看:

  國內方面,首先,1月是銀行理財銷售旺季,產品申購量增加;2月疫情逐步得到控制,但由于嚴格的管控措施投資者的申購存在一定困難,且由于股市行情的大幅下挫總贖回增加;3月隨著復工復產穩步推進,申購總量出現較大上升。此外,為對沖疫情影響,央行在實施定向降準、支農支小再貸款等貨幣政策工具后,銀行體系對于流動性需求進一步減弱,表現為銀行對于投資者的資金需求并不強烈,也有部分原因是市場上對于疫情影響的恐慌情緒上揚,投資者對于資產投資的保值增值需求上升,令總的申購規模略高于贖回規模。

  進一步的,從投資者對于不同類型理財產品申購贖回序列的表現來看:

  保本類理財產品處于凈申購狀態。1季度,受市場上對疫情的恐慌情緒影響,經濟前景不明朗,投資者風險偏好有所回落,導致保本理財產品申購規模整體上升。與此同時,國內對沖疫情政策加碼,央行運用多種貨幣工具呵護流動性,市場資金利率價格下行,保本理財產品收益持續回落,保本類產品投資者贖回產品意愿減弱。在1季度末,市場行情趨于震蕩,為實現資產保值增值,同時因為復工復產的穩步推進,人員流動性增強,穩健型投資者開始大量申購保本理財產品,引起申購規模大幅上升、贖回規模減少。綜合影響下,1季度各月保本類理財產品均處于凈申購狀態,羊群效應有所升溫。

  非保本理財產品整體處于凈申購狀態。由于1月疫情開始發酵,投資者風險偏好回落,穩健型投資者加大理財產品申購,申購規模較2019年末有大幅度上升;2月開始,受疫情蔓延推動市場恐慌情緒升溫,股市行情暴跌,投資者的投機需求和謹慎需求放大,同時也由于嚴格的疫情管控措施要求下難以辦理銀行業務,理財產品申購規模減少、贖回規模減少。

  (2)從投資者信心來看,信心指數大幅走低。1季度,疫情期間我國生產經營活動被大范圍嚴格限制,各個行業停擺,人員流動凍結下我國經濟遭受巨大沖擊,同時全球疫情蔓延下我國外貿以及制造業也受到巨大影響,原油價格下降超預期也在一定程度上對經濟造成沖擊。由此,1季度宏觀經濟顯著下行、市場恐慌情緒蔓延,GDP增速首次降至-6.8%,投資者信心指數逐月大幅連降,投資者信心的削弱會使得投資者減少風險偏好較高的投資行為,銀行體系面臨的流動性壓力增強,銀行體系系統性風險的發生概率增大。

  整體來看,1季度影響資金來源方指數的兩類指標中,投資者對于資產保值增值的需求增加以及風險偏好的下降導致保本理財產品出現凈申購;非保本理財產品的申購規模大幅下降,同時由于收益率的大幅下降限制了投資者的贖回行為,贖回規模略微下降,在投資者申購出現一定羊群效應的同時并未出現明顯的投資者集中申贖行為。與此同時,疫情對國內經濟的巨大沖擊導致投資者信心出現大幅下降。二者共同影響下,1季度資金來源方指數整體較2019年末大幅上升。

  5、結論及展望

  本報告從資金投向方、銀行理財機構和資金來源方三個維度對銀行理財產品市場系統性風險的形成機理進行了剖析,構筑起銀行理財產品市場系統性風險測度指標體系,并結合宏觀經濟環境、政策制度背景等現實情況進一步對3個分指數及總指數進行了解讀。

  報告認為:

  (1)總體來看,2020年1季度我國銀行理財產品市場系統性風險大幅上升。

  (2)從構成銀行理財產品市場系統性風險的三大因素看,2020年1季度,債券、衍生品市場風險大幅上升,宏觀經濟、股票市場風險持續震蕩,資金投向方風險整體較2019年4季度大幅上行;銀行機構剛性兌付有所加重,凈值型產品占比有所下降,信息不透明度、資產同質性指數持續走高,同時在理財產品投資期限縮短和資產負債網絡關聯度先抑后揚的影響下,銀行理財機構系統性風險指數在初期呈現大幅上揚的走勢,在1季度中旬指數整體到達頂峰并出現震蕩走勢,銀行機構風險需引起重視;投資者羊群效應較為顯著,同時投資者信心指數出現大幅下滑,綜合導致資金來源方風險大幅上升。

  (3)從時間上來看,2020年1-3月,在疫情的影響下資金投向方、資金來源方和銀行理財機構風險指數均呈現大幅上升的趨勢。1月,資金投向方、資金來源方和銀行理財機構風險指數均大幅上升;2月,由于積極的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開始逐步發力,三類指數上升態勢略微緩和,但總體仍然上揚,綜合引起銀行理財市場系統性風險總指數在1季度初期大幅上升,在中旬上升態勢略微緩和。與此同時,國內適時出臺對沖疫情政策,發行特別國債、專項債,對實體產業減稅降費,大力支持各行各業共同抗疫;采取穩健寬松的貨幣政策加快推進利率走低、擴大社融規模。投資者信心指數雖然大幅下降,但不改經濟長期向好的趨勢。

  展望2020年2季度銀行理財產品市場的系統性風險狀況:

  (1)我國宏觀經濟潛在增長率存在起伏,受疫情影響宏觀經濟運行環境愈加惡劣,資金投向方風險大幅上升。首先,為抗擊疫情,國內先后通過延長春節假期,延緩企業復工等手段遏制疫情傳播,企業的生產活動受到較大影響,且在嚴格的人員流動性限制措施下,消費水平驟降,1季度GDP增速首次降至-6.8%,雖然疫情對國內經濟增長的長期影響較小,但是給短期宏觀經濟增長蒙上陰影,后續反彈及修復力度仍偏弱;與此同時,疫情在海外超預期蔓延,將會對我國制造業及進出口貿易造成較大沖擊,在國內復工復產全面推進下,國外需求仍在施加負面影響;此外,中美關系的長期性和復雜性仍需持續關注。因而國內資本市場短期形勢不容樂觀,是造成資金投向方風險指數大幅拉升的內因,預計資金投向方的風險水平在未來短時期內仍將會震蕩抬升。

  (2)疫情將影響銀行機構凈值化轉型,銀行理財機構風險水平大幅拉升。2020年,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在2020年1季度的集中爆發,銀行機構的日常營業、投資等活動受到的沖擊較大,銀行機構潛在不良風險存在上升風險,短期內的凈值化轉型節奏已然受到疫情拖累,監管機構已明確將評估延長凈值化轉型過渡期的可行性。短期內,疫情對銀行理財機構的兌付行為、信息披露、投資期限、資金投向和同業理財都會帶來較大的負面影響,我們預計2020年2季度銀行理財機構風險水平可能保持震蕩上升的趨勢。

  (3)疫情極大影響了投資者信心指數。雖然在2019年4季度經濟數據的走強進一步打牢經濟回暖的根基,但是突然而來的疫情使得經濟回暖的節奏被打亂,也給復蘇中的國際經濟形勢帶來巨大沖擊,國內外經濟發展蒙上陰影。受此影響,國內投資者信心指數處于低位,預計在2季度無法大幅修復;與此同時,在疫情對沖政策影響下資本市場持續震蕩,投資者風險偏好存在波動,投資者的羊群效應較為顯著。預計資金來源方的風險水平短期內仍將震蕩上升。

  綜上,預計2020年2季度的銀行理財產品市場系統性風險將會呈現震蕩走勢。

  注:

  [1]考慮到對于這三類指數權重的確定需要綜合考慮銀行理財產品市場的整體情況,而這需要對該市場有著深刻、專業的理解和判斷。因此,在合成銀行理財產品市場系統性風險總指數時,本報告通過業內專家打分法為三大分指數賦權,其中資金投向方風險指數、銀行理財機構風險指數和資金來源方風險指數分別為0.3、0.5和0.2。2019年4季度,我們對資金來源方風險指數算法進行了更新、優化。

  [2]已對銀行理財機構各組成指標進行數值處理。

  [3]剛性兌付行為一方面通過非凈值型理財產品的預期收益與實際收益的差值來衡量,差值越小,表明銀行實際支付給投資者的收益與對投資者事先承諾的收益之間的差距越來越小,甚至實際支付的收益高過事先承諾的收益,從而顯示出剛性兌付行為在逐漸增強;一方面通過非凈值型產品規模占理財產品總規模的比重來衡量,比重越大,剛性兌付行為越強。

  [4]數據來源于“普益標準·銀行理財能力排名報告(2020年1季度)”和普益標準1月全國銀行理財市場指數報告。

文字關鍵詞:

版權所有 @2010-2012 財富投資網(銀投網) 粵ICP備18155955號

投資有風險,入市須謹慎!

时时计划稳赢版 白姐今晚开码 好运快3是合法的吗 燃气股票推荐 江西十一选五有啥秘诀 黑龙江福彩31选7开奖走势图 排列三9点到17点开机号 广西快三豹子遗漏 福利彩票怎么买才中奖 河南22选5开奖结果详情 优理宝股票手机软件 极速赛车稳定信誉网站 贵州11选5前三直遗漏 福彩3d走势图专业版走 安徽11选5今天开奖结果查询 大康牧业股票最新消 分分11选5开奖